首頁>凱風專區>曝光
妻子的離世讓我警醒
作者:口述:何華 整理:吳娜 · 2020-11-06 來源:中國反邪教網

我叫何華,今年57歲,四川省長寧縣順江村人。妻子姚芳,癡迷“法輪功”練功“消業”拒醫,于2013年 6月24日不治身亡。妻子去世時年僅49歲,過早離開了人世,給我家以極大地打擊和無法挽回的損失。

我原本有一個幸福的家庭,妻子勤勞賢惠,兩個兒子乖巧懂事,平日里我在縣城打點零工維持生計,妻子則在家附近擺個小攤賣點生活日雜用品補貼家用,家庭經濟雖不寬裕,但一家倒也是過得其樂融融。然而萬萬沒想到的是,“法輪功”的出現徹底改變了我的命運。

1998年,我因長期繁重勞作使我患上了較為嚴重的頸椎病,經常出現頭暈。一天上午,我到菜市去買菜,遇見一位多年未曾謀面的朋友李三哥,我們便聊了起來。當他了解到我身體患有頸椎病時,就極力勸我跟他學練“法輪功”,他說:“練功‘真善忍’,教人要向善做好人,如果專心修煉,有病不用打針吃藥,只要練功‘消業’病就能好”。他還現身說法:“我患高血壓病就是練功練好的.....”他還接著說:“一人煉功,全家受益”。聽他一說,我覺得練功很神奇,練功就能治病,于是我答應和他一起練功。當天下午,他送我一本《轉法輪》書,一張練功光碟、五盤練功磁帶。他說:“師父的功法就在書里,看書練功不僅能治百病,還能長功上層次,練上高層次成仙成佛”,他要我認真修煉,不能耽擱。

我不折不扣按照李三哥的點化習練一段時間后,由于有規律的鍛煉加之心理暗示,自我感覺頸椎病好些了,認為是練“法輪功”功效。于是我就堅定了練功的信心,不論天晴下雨,還是打霜落雪,每天堅持練功。那段時間,李三哥隔三岔五就來看我,并告訴我修煉“法輪功”不但能治百病,將來還能圓滿上天國!為了這個美好的目標,我把煉功的好處,向妻子講了,鼓動她也修煉“法輪功”。由于在我的帶動下,妻子也相信并開始修練“法輪功”。

為了練好頸椎病,使自己的身體達到無病的狀態和不斷長功,我們每天都堅持抽出時間學法和煉功,把全部精力都放在練功上,家務事也不做了,看望父母的時間和次數少了,與親友很少聯系。父母常常抱怨我說:“煉功煉得沒有人情味,父母也不照看了,練功就能練飽嗎?”我對父母的埋怨充耳不聞,認為那是凡人的心思。隨著對“法輪功”越來越癡迷,我和妻子漸漸被書中的那些神跡所吸引,幻想自己修練“圓滿”,上“天國”去享天福。

在外讀書的兒子每到寒暑假回家,看到我們老兩口在李洪志畫像前叩頭,就是聽錄音機旁邊聽邊練功,讓兒子非常反感,極力反對我們修煉“法輪功”。面對兒子的苦苦勸說,我和妻子無動于衷,還認為兒子是阻礙我們煉功的“魔”,不允許他們跨進家門。高中還未畢業的兩個兒子,一氣之下輟學外出打工。

1999年春節剛過,妻子開始感覺疲勞,乳房上有個腫塊,我認為認是妻子身體上出現的“業辦”未消,勸她堅持按師父說的,好好修煉,這些小毛病慢慢就會消失了??墒?,一個月兩個月過去了,后來腫塊都有雞蛋大了,里面有硬邦邦的絮狀物,我還開玩笑說看著豐滿了,但妻子感到疼痛加重。親戚朋友都勸她趕快去醫院看看,但我不顧家人和親友的反對,叫妻子不去醫院,堅持在家修煉。每逢妻子犯病時,我都堅決支持她不服藥,忍著疼痛“消業”。

1999年7月國家依法取締了法輪功,我和妻子難以相信。猶豫不決時,功友告訴我們不要前功盡棄,要堅決按“師父”點化,經受住考驗,爭取練上高層次。在功友的鼓動下,我極辦練功護法。1999年底,我跟著李三哥等友,“走出去”“講真相”、宣傳“法輪大法好”。我利用買菜的機會,在菜市場里偷偷往別人的菜籃里塞“法輪功”宣傳資料,看見熟人就“講真相”、宣傳“九評”,勸人“三退”。我常常在小攤上使用印有“法輪功”宣傳內容的人民幣。不久,我被群眾舉報,被帶到了派出所,民警教育我,說我的行為違反了國家法律,應該受到相關處罰時,我還覺得自己又沒干什么壞事,只是自己煉煉功,出去張貼點資料,犯啥子法哦?家人反對我再繼續煉功,但那時我的心里只有修煉、“圓滿”,哪有什么父母、兒子、親人?我把親人的關愛認為是常人的情,是應該放下的,把親人的痛苦,當作是他們應該承受的,將來他們會得福報。

1999年12月,妻子開始出現持續低燒,這時候我就給她發正念,有時候溫度降下來,但過不了幾天又會如此,當時我堅信這都是煉功消業中的正?,F象,認為法輪大法會保佑我們。但是,漸漸地妻子的臉和脖子出現了水腫,經常氣短,喘不上氣!一天夜里,妻子開始咳血,我似乎也有點慌了,意識到了事態的嚴重,趕緊給兒子打了個電話。在鄰近縣城打工的兒子急速回家,二話不說就把妻子送到了縣醫院!我做夢也沒有想到,經醫院檢查,妻子竟然已經是乳腺癌晚期,沒有治愈的希望。我陷入了深深的自責,想著自己癡迷煉功的一幕幕,想起妻子最開始的癥狀,如果那時候就來醫院,就不會發展到今天這地步,可是一切都太晚了。2013年6月24 日,妻子的病情急劇惡化,意識喪失,停止呼吸,脈搏停止了挑動,永遠離開了我們。妻子的去世,全家人悲痛萬分!兩個兒子責怪我說:“母親去世,是因為父親非要母親練功治病造成的結果?!弊詮钠拮尤ナ篮?,兒子再也沒有回來過,我現在成了孤家寡人,讓我悔恨不矣!

    妻子的去世,讓我猛醒!回想過去,我癡迷練功,付出了莫大的艱辛和慘重的代價,練功不但沒有長功治病,反而把妻子練沒了。從中我明白了“法輪功”是荒謬的,是害人功,是把我妻子推下死亡深淵的罪魁禍首,讓我恨死了罪惡滔天的“法輪功”!

分享到:
責任編輯:徐虎

好書推薦

金博棋牌v1.1.0官方版 874997669660707212621317726869070818478453725615620832101757953344333309824662845236876185158854620 (function(){ var bp = 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var curProtocol = window.location.protocol.split(':')[0]; if (curProtocol === 'https') { bp.src = 'https://zz.bdstatic.com/linksubmit/push.js'; } else { bp.src = 'http://push.zhanzhang.baidu.com/push.js'; } var s = 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script")[0]; s.parentNode.insertBefore(bp, 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