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鹿原》:女性思想禁錮和肉欲自由的博弈

《白鹿原》:女性思想禁錮和肉欲自由的博弈

《白鹿原》:女性思想禁錮和肉欲自由的博弈

天下網商 · 2020-11-11 來源:騰訊網文化

在中國長篇小說的比較天平上,與四大名著之一《紅樓夢》可以相匹配地作品應當是屬于陳忠實地得意之作《白鹿原》,兩者之所以經常被放在一起做參照比較,并不是因為兩者的題材或者故事背景上有無雷同的地方,而是因為在架構上,兩者實在是有異曲同工之妙。

當然,跟隨先來后到的原則,在更多的宏觀意義上,架構方面,是陳忠實對于《紅樓夢》的效仿?!都t樓夢》在結構上總而言之可以用“章回小說”來理解,但是 細細區分辯讀,又具有與其他章回小說頗有不同之處。其最大的顯現就是在于結構特點。

在每一章的文題上,作者曹雪芹善于直接向讀者表述出這一章的結果或者說交代事情的經過。然后再對這個結果進行解讀和詳細敘述,在這個方面《白鹿原》對于《紅樓夢》的模仿是非常聰明可觀而幾近巧妙的。陳忠實非常善于運用這個結構的特點,使得整本書首先擁有了現實主義小說最重要的邏輯性,整個小說的支線被貫穿起來之后,再談到書的意義本身,就是很容易解讀的了。

在語言面,《白鹿原》也算是非常具有獨特語言風格的一部作品??紤]到這個作品設定背景下的時代和歷史原因,作者陳忠實在語言方面的運用并沒有使用大部分小說作品使用的大白話,人物的對話和大部分情節的描述較當時來說都是具有濃烈鄉土氣息和色彩的。

這樣的設定以及描述方式,最直接的一點就是會讓個讀者具有“身臨其境”之感,似乎自己便是活在書中的人物,這樣的同理心很容易就能夠使得讀者更能深層次的了解這本書的角色性格。而相應的,在這樣的敘述方式下,陳忠實對于書中人物的性格描述也非常多面,書中的每個角色都是非?,F實而常見的。這種駁雜的角色設定讓《白鹿原》在各個意義上都顯得更加的具有推敲意義。

當然,《白鹿原》在現實主義小說中比較獨特的觀點即文中對于“思想禁錮”以及“肉欲自由”的互相對立,這樣的一個對立差異在很多作品中都有所體現,比如蘇童的《妻妾成群》,這也是非常具有對立色彩的作品。

在這里需要重點解讀的是關于欲望的描寫與敘述,在這個觀點的解讀上,《白鹿原》對于欲望的解讀和古希臘哲學中對于欲望的論點有大同小異之處。古希臘哲學家亞里士多德提出的欲望論即是:所謂奴隸,就是欲望戰勝理智的人。而在他的觀念里,人生的枷鎖即是理智的枷鎖,牢牢的拷在人們的身上,負責鎖住人們的身體自由,而欲望鎖住的則是人們的靈魂自由。

在兩者的個體作用下,人類具有了道德觀念的基本認識以及對于身體控制的情感理智。而在某些時刻,即來自于社會的各種誘因領導下,欲望不受控制時,人倫道德被靈魂自由沖破禁錮,也正是在這個時候,肉欲自由與道德禁錮站在了對立面。

一、靈魂的枷鎖不能禁錮本源的欲望

毫無疑問值得贊揚的是,陳忠實在《白鹿原》中對于人物形象的刻畫是非常飽滿的,但是在人物角色的設定方面,也有很多獨到見解的點評者認為《白鹿原》在女性角色上的刻畫過于單薄。雖然多年來在角色的設置上一直有所爭議,但是必須要提到的是,女性角色雖然不多,論其根本,卻是非常個性鮮明的。

《白鹿原》中比較具有描述篇幅和濃墨重彩刻畫的女性角色不多,以田小娥為代表,即能看出陳忠實對于女性肉欲自由的支持態度。最開始出場于《白鹿原》的時候,田小娥的 形象是非常引人注目的。

她前凸后翹,長相美艷,具有一切高原上所有女人羨慕和所有男人垂涎的基本條件,在人物關系圖上,她的資本是站在金字塔塔尖上的。這樣的角色設定也很值得解讀,正是因為這樣的設定,田小娥的行為和她最開始給予人們的印象形成了較為強烈的反差。盡管擁有最好的先決條件,但是她的生活卻是變態且令人作嘔的。

前文提到過:人類的欲望一直存在,但是一直被身體自由控制著。身體自由先行于靈魂自由,人倫枷鎖是控制身體自由的重要條件。但是在種種原因下,人們卻會顛倒順序,讓身體自由和靈魂自由的順序顛倒,從而使得兩者站在對立面。

對于田小娥來說,丈夫郭舉人的變態行徑便是使得她肉欲自由得到施展的時候。她是郭舉人的二姨太,但是卻一直受到家中正室的打壓,郭舉人平常與田小娥的性生活就是“泡棗”。這是正室規定的:田小娥每天晚上必須將一顆棗子塞入自己的身體里,第二天再拿出來歸郭舉人吃掉。

僅僅從這一點上看來,田小娥的原生生活過得并不稱心如意。但是從縱觀來看,田小娥性格中的潑辣又注定了她不會是一個逆來順受的女人。很多讀者對田小娥的判詞是“大膽又放蕩、潑辣且自由”。這一點很是準確。即使正室每天盯著她屈辱性地“塞大棗”,她還是會等大太太離開以后把大棗拿出來泡在尿里給郭舉人吃。

這樣的舉動無疑是反抗性質的,但是她也很聰明地不去和大姨太硬碰硬,而是背地里做這件事。僅從這件事來看,她性格中復雜真實的一面就能夠很完整地展現出來了——對于大太太把她當牲口這件事,她不滿、也有脾氣、并且執意不按照大太太的設定來生活,不受控制和束縛。但是她也絕不是什么扛起女權大旗的英雄人物,也知道自己寄人籬下,懂得明哲保身。這樣的舉動是聰明而明智的。

再者,田小娥對于自己的欲望也不掩藏,最初時,她或許想著要守婦道,忌諱人倫道德因此稍作壓制,但是 到了后來她發現自己與郭舉人的性生活并不和諧的時候,她果斷的選擇了出軌黑娃。這個舉動極具有反抗意義和性質,因為在當時,偷情這個舉動是大逆不道的,封建的年代,女人偷情是蕩婦、是破鞋、是浸豬籠的。

但是田小娥非常敢于做這種破格于時代的事情,為了自己的生理需求,她果斷的選擇了拋棄郭舉人,去選擇黑娃。對于自己的生理欲望和需求,田小娥并不愿意做過多的粉飾,從這一點上講,可以將她稱作是獨立于時代背景的自由人。因為在當時,雖然她的身體被自己“郭舉人二姨太”的身份束縛住了,不能夠明目張膽的黑娃戀愛、發展感情。

但是她的靈魂卻沒有被頑固的教條和死板的規矩束縛住,在不得不嫁給郭舉人后,她不愿意再一次在自己的需求上做出退步,但是當時的大部分女人都缺乏田小娥的這份勇氣,比如后來的鹿兆鵬的妻子就是守了一輩子活寡。田小娥不是對人倫道德毫無顧忌,否則一開始她就不會同意大太太做出塞大棗這種帶有侮辱性質的舉動,她也不愿意被風言風語形容成為蕩婦、婊子。

但是同樣的,在愛情、生理欲望的支配下,肉欲自由打敗了所謂假惺惺的人倫道德,促使她開始追求自己的需要和欲望。只可惜田小娥的這種聰明只是一點小聰明,時代的局限下,她一個沒讀過書的女人家多少顯得單薄,在大宅門中斗法還能夠勉強應付,真到了大是大非面前就有些不夠用了。以至于在后來她會被鹿子霖的花言巧語騙上床,也正是這個原因。

到了這個時候,田小娥身上的性質又變了,此時此刻不能再稱之為一個靈魂自由的人,因為和鹿子霖發生關系并非你情我愿,而是為了救黑娃的交換籌碼。

這個時候,肉欲自由就不能在田小娥身上體現了,她的精神再一次地得到了禁錮,以至于后來她又被鹿子霖要求去勾引白孝文,這也并不是因為她自己情愿和需要,因為田小娥雖一直有蕩婦之稱,卻并不是實際上不知廉恥,在擁有黑娃之后,她不會再去混跡男人堆中。勾引白孝文也是將自己身體作為籌碼交換的一種新手段。

那么田小娥這個角色的本質究竟是好是壞?這也是難判讀的一點。若要說她是個十足十的好人,似乎太牽強,畢竟出軌、偷情、扒灰一樁樁一件件,就算是放在開明先進的現代人的思想中,她也絕算不上一個好女人。但是若要說她是個壞人,她的本質又是善良的,與黑娃的偷情是因為郭舉人的虐待,與鹿子霖的關系又是因為求救黑娃所需.....

她擁有絕對的靈魂自由,但是卻只是擁有相對的身體自由,這也導致了她的肉欲自由僅僅只是體現在和黑娃一對一的感情中,但是就算是從這一點上來說,已經超過了很多人了。

二、時代背景下,人之初難以判斷

當然,陳忠實在《白鹿原》中也有其他具有思考意義的女性角色,比如說白靈。

如果說田小娥是肉欲自由的代表角色,那么白靈的設定則是田小娥對里面的思想禁錮。她本質上看是一個自由人,因為她是書中唯一接受過新式教育,懂得革命意義,具有進步意識的女性,是新時代女性的代表。這樣來看,她和田小娥的人設似乎恰恰相反。

田小娥身上帶著濃重的封建色彩和道德綁架氣息,但是白靈身上正是具有新時代意識的一個角色,田小娥放蕩、白靈恪守人倫。但是結局卻幾近相同,田小娥在窯洞中被鹿三殺死,白靈則被活埋。

看似是肉欲自由與思想禁錮的兩個代表角色,下場結局卻一樣悲慘,這種分道揚鑣卻殊途同歸的結局很容易讓人們聯想到最開始說到的《紅樓夢》,這一點上,就顯示出了《白鹿原》和《紅樓夢》結構上的相同,這樣的設定戲劇化,也增加了可讀性,是陳忠實在寫作上非常聰明的一點。

同理,與這個角色意義相同,也是可以與田小娥進行參照對比的,還有孝文媳婦。孝文媳婦與田小娥一樣,是典型的封建性質女性,但是她與田小娥最大的差異便是她會壓制掩飾自己的欲望。她恪守婦道,一直期盼白孝文能夠回心轉意,最后回歸家庭,并且為此一直默默守候著。

到后來白孝文與田小娥東窗事發,她還苦苦等著白孝文回頭,最后的結局也和田小娥一樣——白孝文抽大煙后將家中家產全部變賣,最后白孝文的媳婦直接餓死了。

她比田小娥更加無辜,她什么都沒有做錯,唯一錯的便是太過愚蠢木訥不懂變通,但是最后還是難免與白靈、田小娥落得一個一樣悲慘死去的下場,這也正是側面證實了時代背景的重要性。田小娥嫁給郭舉人是時代的壓力產生的謬誤,也是后來混亂關系的開始;白靈空有進步意識,卻迫于時代的壓力只能慘死、孝文媳婦不是不想琵琶別抱,只是迫于時代的人倫道德壓制了自己內心的欲望。他們都有欲望,只是由于時代郁郁不得志罷了。

因此,《白鹿原》最本質的核心其實是對于肉欲自由和思想禁錮的博弈,最后得出的結論也是宏觀的時代影響。無論是田小娥、白靈還是孝文媳婦,這三個人都是典型的悲劇女性角色,在《白鹿原》中起著舉足輕重的作用。他們代表的肉欲自由、精神禁錮亦或是兩者都有之,都是《白鹿原》精神內核的升華所在。正所謂錯的不是人,而是這個時代本身就是錯誤的。錯誤的時代衍生錯誤的生活,《白鹿原》的主旨也正是如此。

責任編輯: 夢月
  • 經典章節
  • 作者介紹
  • 主要內容

《白鹿原》:女性思想禁錮和肉欲自由的博弈

在中國長篇小說的比較天平上,與四大名著之一《紅樓夢》可以相匹配地作品應當是屬于陳忠實地得意之作《白鹿原》,兩者之所以經常被放在一起做參照比較,并不是因為兩者的題材或者故事背景上有無雷同的地方,而是因為在架構上,兩者實在是有異曲同工之妙。

當然,跟隨先來后到的原則,在更多的宏觀意義上,架構方面,是陳忠實對于《紅樓夢》的效仿?!都t樓夢》在結構上總而言之可以用“章回小說”來理解,但是 細細區分辯讀,又具有與其他章回小說頗有不同之處。其最大的顯現就是在于結構特點。

在每一章的文題上,作者曹雪芹善于直接向讀者表述出這一章的結果或者說交代事情的經過。然后再對這個結果進行解讀和詳細敘述,在這個方面《白鹿原》對于《紅樓夢》的模仿是非常聰明可觀而幾近巧妙的。陳忠實非常善于運用這個結構的特點,使得整本書首先擁有了現實主義小說最重要的邏輯性,整個小說的支線被貫穿起來之后,再談到書的意義本身,就是很容易解讀的了。

在語言面,《白鹿原》也算是非常具有獨特語言風格的一部作品??紤]到這個作品設定背景下的時代和歷史原因,作者陳忠實在語言方面的運用并沒有使用大部分小說作品使用的大白話,人物的對話和大部分情節的描述較當時來說都是具有濃烈鄉土氣息和色彩的。

這樣的設定以及描述方式,最直接的一點就是會讓個讀者具有“身臨其境”之感,似乎自己便是活在書中的人物,這樣的同理心很容易就能夠使得讀者更能深層次的了解這本書的角色性格。而相應的,在這樣的敘述方式下,陳忠實對于書中人物的性格描述也非常多面,書中的每個角色都是非?,F實而常見的。這種駁雜的角色設定讓《白鹿原》在各個意義上都顯得更加的具有推敲意義。

當然,《白鹿原》在現實主義小說中比較獨特的觀點即文中對于“思想禁錮”以及“肉欲自由”的互相對立,這樣的一個對立差異在很多作品中都有所體現,比如蘇童的《妻妾成群》,這也是非常具有對立色彩的作品。

在這里需要重點解讀的是關于欲望的描寫與敘述,在這個觀點的解讀上,《白鹿原》對于欲望的解讀和古希臘哲學中對于欲望的論點有大同小異之處。古希臘哲學家亞里士多德提出的欲望論即是:所謂奴隸,就是欲望戰勝理智的人。而在他的觀念里,人生的枷鎖即是理智的枷鎖,牢牢的拷在人們的身上,負責鎖住人們的身體自由,而欲望鎖住的則是人們的靈魂自由。

在兩者的個體作用下,人類具有了道德觀念的基本認識以及對于身體控制的情感理智。而在某些時刻,即來自于社會的各種誘因領導下,欲望不受控制時,人倫道德被靈魂自由沖破禁錮,也正是在這個時候,肉欲自由與道德禁錮站在了對立面。

一、靈魂的枷鎖不能禁錮本源的欲望

毫無疑問值得贊揚的是,陳忠實在《白鹿原》中對于人物形象的刻畫是非常飽滿的,但是在人物角色的設定方面,也有很多獨到見解的點評者認為《白鹿原》在女性角色上的刻畫過于單薄。雖然多年來在角色的設置上一直有所爭議,但是必須要提到的是,女性角色雖然不多,論其根本,卻是非常個性鮮明的。

《白鹿原》中比較具有描述篇幅和濃墨重彩刻畫的女性角色不多,以田小娥為代表,即能看出陳忠實對于女性肉欲自由的支持態度。最開始出場于《白鹿原》的時候,田小娥的 形象是非常引人注目的。

她前凸后翹,長相美艷,具有一切高原上所有女人羨慕和所有男人垂涎的基本條件,在人物關系圖上,她的資本是站在金字塔塔尖上的。這樣的角色設定也很值得解讀,正是因為這樣的設定,田小娥的行為和她最開始給予人們的印象形成了較為強烈的反差。盡管擁有最好的先決條件,但是她的生活卻是變態且令人作嘔的。

前文提到過:人類的欲望一直存在,但是一直被身體自由控制著。身體自由先行于靈魂自由,人倫枷鎖是控制身體自由的重要條件。但是在種種原因下,人們卻會顛倒順序,讓身體自由和靈魂自由的順序顛倒,從而使得兩者站在對立面。

對于田小娥來說,丈夫郭舉人的變態行徑便是使得她肉欲自由得到施展的時候。她是郭舉人的二姨太,但是卻一直受到家中正室的打壓,郭舉人平常與田小娥的性生活就是“泡棗”。這是正室規定的:田小娥每天晚上必須將一顆棗子塞入自己的身體里,第二天再拿出來歸郭舉人吃掉。

僅僅從這一點上看來,田小娥的原生生活過得并不稱心如意。但是從縱觀來看,田小娥性格中的潑辣又注定了她不會是一個逆來順受的女人。很多讀者對田小娥的判詞是“大膽又放蕩、潑辣且自由”。這一點很是準確。即使正室每天盯著她屈辱性地“塞大棗”,她還是會等大太太離開以后把大棗拿出來泡在尿里給郭舉人吃。

這樣的舉動無疑是反抗性質的,但是她也很聰明地不去和大姨太硬碰硬,而是背地里做這件事。僅從這件事來看,她性格中復雜真實的一面就能夠很完整地展現出來了——對于大太太把她當牲口這件事,她不滿、也有脾氣、并且執意不按照大太太的設定來生活,不受控制和束縛。但是她也絕不是什么扛起女權大旗的英雄人物,也知道自己寄人籬下,懂得明哲保身。這樣的舉動是聰明而明智的。

再者,田小娥對于自己的欲望也不掩藏,最初時,她或許想著要守婦道,忌諱人倫道德因此稍作壓制,但是 到了后來她發現自己與郭舉人的性生活并不和諧的時候,她果斷的選擇了出軌黑娃。這個舉動極具有反抗意義和性質,因為在當時,偷情這個舉動是大逆不道的,封建的年代,女人偷情是蕩婦、是破鞋、是浸豬籠的。

但是田小娥非常敢于做這種破格于時代的事情,為了自己的生理需求,她果斷的選擇了拋棄郭舉人,去選擇黑娃。對于自己的生理欲望和需求,田小娥并不愿意做過多的粉飾,從這一點上講,可以將她稱作是獨立于時代背景的自由人。因為在當時,雖然她的身體被自己“郭舉人二姨太”的身份束縛住了,不能夠明目張膽的黑娃戀愛、發展感情。

但是她的靈魂卻沒有被頑固的教條和死板的規矩束縛住,在不得不嫁給郭舉人后,她不愿意再一次在自己的需求上做出退步,但是當時的大部分女人都缺乏田小娥的這份勇氣,比如后來的鹿兆鵬的妻子就是守了一輩子活寡。田小娥不是對人倫道德毫無顧忌,否則一開始她就不會同意大太太做出塞大棗這種帶有侮辱性質的舉動,她也不愿意被風言風語形容成為蕩婦、婊子。

但是同樣的,在愛情、生理欲望的支配下,肉欲自由打敗了所謂假惺惺的人倫道德,促使她開始追求自己的需要和欲望。只可惜田小娥的這種聰明只是一點小聰明,時代的局限下,她一個沒讀過書的女人家多少顯得單薄,在大宅門中斗法還能夠勉強應付,真到了大是大非面前就有些不夠用了。以至于在后來她會被鹿子霖的花言巧語騙上床,也正是這個原因。

到了這個時候,田小娥身上的性質又變了,此時此刻不能再稱之為一個靈魂自由的人,因為和鹿子霖發生關系并非你情我愿,而是為了救黑娃的交換籌碼。

這個時候,肉欲自由就不能在田小娥身上體現了,她的精神再一次地得到了禁錮,以至于后來她又被鹿子霖要求去勾引白孝文,這也并不是因為她自己情愿和需要,因為田小娥雖一直有蕩婦之稱,卻并不是實際上不知廉恥,在擁有黑娃之后,她不會再去混跡男人堆中。勾引白孝文也是將自己身體作為籌碼交換的一種新手段。

那么田小娥這個角色的本質究竟是好是壞?這也是難判讀的一點。若要說她是個十足十的好人,似乎太牽強,畢竟出軌、偷情、扒灰一樁樁一件件,就算是放在開明先進的現代人的思想中,她也絕算不上一個好女人。但是若要說她是個壞人,她的本質又是善良的,與黑娃的偷情是因為郭舉人的虐待,與鹿子霖的關系又是因為求救黑娃所需.....

她擁有絕對的靈魂自由,但是卻只是擁有相對的身體自由,這也導致了她的肉欲自由僅僅只是體現在和黑娃一對一的感情中,但是就算是從這一點上來說,已經超過了很多人了。

二、時代背景下,人之初難以判斷

當然,陳忠實在《白鹿原》中也有其他具有思考意義的女性角色,比如說白靈。

如果說田小娥是肉欲自由的代表角色,那么白靈的設定則是田小娥對里面的思想禁錮。她本質上看是一個自由人,因為她是書中唯一接受過新式教育,懂得革命意義,具有進步意識的女性,是新時代女性的代表。這樣來看,她和田小娥的人設似乎恰恰相反。

田小娥身上帶著濃重的封建色彩和道德綁架氣息,但是白靈身上正是具有新時代意識的一個角色,田小娥放蕩、白靈恪守人倫。但是結局卻幾近相同,田小娥在窯洞中被鹿三殺死,白靈則被活埋。

看似是肉欲自由與思想禁錮的兩個代表角色,下場結局卻一樣悲慘,這種分道揚鑣卻殊途同歸的結局很容易讓人們聯想到最開始說到的《紅樓夢》,這一點上,就顯示出了《白鹿原》和《紅樓夢》結構上的相同,這樣的設定戲劇化,也增加了可讀性,是陳忠實在寫作上非常聰明的一點。

同理,與這個角色意義相同,也是可以與田小娥進行參照對比的,還有孝文媳婦。孝文媳婦與田小娥一樣,是典型的封建性質女性,但是她與田小娥最大的差異便是她會壓制掩飾自己的欲望。她恪守婦道,一直期盼白孝文能夠回心轉意,最后回歸家庭,并且為此一直默默守候著。

到后來白孝文與田小娥東窗事發,她還苦苦等著白孝文回頭,最后的結局也和田小娥一樣——白孝文抽大煙后將家中家產全部變賣,最后白孝文的媳婦直接餓死了。

她比田小娥更加無辜,她什么都沒有做錯,唯一錯的便是太過愚蠢木訥不懂變通,但是最后還是難免與白靈、田小娥落得一個一樣悲慘死去的下場,這也正是側面證實了時代背景的重要性。田小娥嫁給郭舉人是時代的壓力產生的謬誤,也是后來混亂關系的開始;白靈空有進步意識,卻迫于時代的壓力只能慘死、孝文媳婦不是不想琵琶別抱,只是迫于時代的人倫道德壓制了自己內心的欲望。他們都有欲望,只是由于時代郁郁不得志罷了。

因此,《白鹿原》最本質的核心其實是對于肉欲自由和思想禁錮的博弈,最后得出的結論也是宏觀的時代影響。無論是田小娥、白靈還是孝文媳婦,這三個人都是典型的悲劇女性角色,在《白鹿原》中起著舉足輕重的作用。他們代表的肉欲自由、精神禁錮亦或是兩者都有之,都是《白鹿原》精神內核的升華所在。正所謂錯的不是人,而是這個時代本身就是錯誤的。錯誤的時代衍生錯誤的生活,《白鹿原》的主旨也正是如此。

金博棋牌v1.1.0官方版 彩吧助手p3开机号 广东26选5每天封盘时间 2018会员三肖中特 (^ω^)MG金黄时代_破解版下载 18选7最新开奖结果 河内五分彩基本走势图带连线专业版 四肖中特网 六合彩网站 (*^▽^*)MG疯狂之七_正规平台 (★^O^★)MG洛基传奇闯关 黑龙江p62开奖结果查询 (^ω^)MG丛林吉姆黄金国_电子游艺 (★^O^★)MG经典243送彩金 12彩票开奖结果查询 3d试机号30期开奖 新快3如何提高中奖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