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水青菜:上海愛情故事 沒有一個是容易的

白水青菜:上海愛情故事 沒有一個是容易的

白水青菜:上海愛情故事 沒有一個是容易的

天下網商 · 2020-11-17 來源:騰訊網文化

今年9月,作家潘向黎的小說精選集《白水青菜》由上海文藝出版社推出。它收錄了潘向黎二十余年寫作最具代表性的十四篇小說,多為講述當代都市愛情的故事,包括獲得魯迅文學獎的《白水青菜》、登上中國小說排行榜的《我愛小丸子》《奇跡乘著雪橇來》《永遠的謝秋娘》等,最早的一篇寫于1995年。

11月15日,潘向黎與學者梁永安、翻譯家施小煒、評論家李偉長做客上海朵云書院旗艦店,暢談作品內外的愛情。李偉長說,他在這本書里看到一個很珍貴的詞,那個詞叫“時間”。在二十多年后,《白水青菜》《奇跡乘著雪橇來》這些篇目依然那么動人。

潘向黎感慨,時間給人最珍貴的禮物有兩件,一件是年輕時不曾擁有的智慧,一件是在歲月中沉淀下來的真情暖意?!拔业暮门笥旬咃w宇曾被問到這么一個問題——會不會擔心自己老了。他回答說,如果我一直20歲、30歲,那么40歲、50歲的作品由誰來寫。作為寫小說的人,我百分之百贊同他這句話。確實如此,如果一直年輕,我們將不會擁有與時光相配的智慧?!?/p>

活動現場

真愛至上,何以悲觀

在《白水青菜》里,讀者可以看到各種各樣的愛情故事。有的一方有家庭,一方沒有;有的女方比男方大很多;有的男方比女方大很多……故事幾乎涵蓋了所有可能,但沒有一份愛情是容易的。

“愛是形形色色的。其實我們有時候分不清戀和愛,戀讓人高興、喜歡,但達到愛是很不容易的。在現代生活里,愛是個體唯一可以實現的最大自由?!痹诹河腊部磥?,愛的難度在今天也空前加大,“這個時代恰不能讓人百分百地投入,總是遮遮掩掩的,就怕不成功,就怕不確定,很多感情都是打折的。很多人在談戀愛的開始就準備好了分手,我們的分手能力比相愛能力強得多?!?/p>

他強烈感到現代社會的愛情過分重視“存量”——你有什么學位、你有什么收入、你有什么背景,但其實愛情本應在“增量”里,由兩個人互相地共同地創造出來,“何況世界是多變的,靠存量去互相評價非常不靠譜?!?/p>

潘向黎直言自己對愛情也非常悲觀,因為這個時代留給每個人可以自由選擇的余地不夠大。與此同時,各種技術派“戀愛大師”咋咋呼呼?!拔蚁?,愛情既不是人生到一定年齡、一定階段天經地義會發生的事,也不是技術活,經過指導和勤學苦練就可以確保順利。在日常生活和寫小說中,我最大的發現是愛情需要運氣。不管你承認還是不承認,有的人很幸福,純粹是運氣好?!?/p>

她說,寫小說的過程也可以說是自我教育的過程,她不停地把自己看到的想到的用一個個故事固化下來,她想告訴她和她的同類,完美的愛情恐怕是沒有的,即使有,也不像看上去那么簡單。

“我的小說反反復復講述了人們對理想愛情的無限向往。這個向往我是很死心眼的,而且筆下所有人物都非常死心眼,百折不撓,一心朝向理想無限靠近。所以,我是一個愛情至上主義者,但是對現實的愛情我是悲觀的?!?/p>

寫作就像樹長新葉,安靜又從容

在2007年,潘向黎就出過一本《白水青菜》,那是她自己滿意的第一本小說集。此番新出小說精選集,她決定還是用《白水青菜》這個書名,“因為我的小說精選集,似乎沒有比它更合適的書名。當然,這兩本同名集子的內容是不同的,目前的這一本,其中有六個短篇、兩個中篇是前一本《白水青菜》沒有的,就篇幅而言,兩本‘同’的是三分之一,‘不同’的是三分之二?!?/p>

為了保留個人寫作歷史的真實痕跡,她還將過去做過小說集名的小說都選了進來。所以翻開這本《白水青菜》,有心的讀者也可以回望潘向黎二十余年的成長與變化。

“回頭一看,我心里有些慚愧:寫得太少了。我太任性了。 ”潘向黎說,她常是想寫的時候就寫,不想寫的時候就不寫,“我覺得我的寫作就像樹上長出樹葉,到該長出葉子的時候,一片片長出來。但‘出來混總是要還的’,我的產量比較著名,穩產,低產?!?/p>

但施小煒覺得潘向黎這種寫作方式“非常有趣”,因為那是自發的,自然的。他還想起村上春樹的“車間流水線式寫作”:一開始寫作的時候,寫不出來,規定自己每天面壁,把電腦放在墻邊,每天花四個小時寫作,有要寫,沒有也要寫;成名后則“晚九朝五”——晚上9點睡覺,早上5點起床,起床后先做一杯咖啡,然后開始面壁寫作,寫四五個小時,中間烤一片面包吃。寫完以后去跑步,回來了做做飯。到晚上,他很早地吃晚飯,喝一杯紅酒,像農民一樣早睡早起。

“看潘向黎的這部小說精選集,我能明顯看出她的內心世界不斷地放大,對這個世界越來越從容。她看人不是一驚一乍的,而是把內心深處的東西放在一個安靜、從容的語境里,非常有冷暖甘苦地表達出來?!绷河腊舱f,現在的年輕人應該好好讀這樣的書,看看自己對生活的感覺和書里有何差異。

此次《白水青菜》的封面選用了上海著名畫家陳鈞德先生的一幅街景畫,這也是潘向黎第一次在書封中強調“上海元素”。

上海不是元素,而是底色

在分享會上,潘向黎還透露此次《白水青菜》的封面選用了上海著名畫家陳鈞德先生的一幅街景畫,這也是她第一次在書封中強調“上海元素”。

過去她總覺得故事背景越國際化越好,她要寫全世界共通的人性與故事,不強調它們發生在北上廣還是倫敦、東京、紐約。在書籍裝幀之外的采訪及分享中,她也從不強調上海對她的影響。反倒是她的讀者經常說“你寫上海挺好的”。第一次聽到這話潘向黎還很驚訝,她腦海中飛速閃過一個念頭——“我寫上海了嗎?我寫了很多年輕白領的情感、心靈、遭遇,我寫上海了嗎?”

“仔細一想,我確實寫上海了。故事里的價值觀,故事里的人物性格,都和其他地方的很不一樣。比如,我小說里的女性都比較有地位,和男性平起平坐,很少為了男性的寵愛撒潑打滾,呼天搶地。再比如,小說里的她們都很講分寸,很是矜持,對我最大的考驗在于要讓想象力穿透她們表面的云淡風輕?!?/p>

在編文藝社這版《白水青菜》時,潘向黎更意識到上海于她而言已經不是一個元素,而是創作乃至人生的一個底色?!皩τ诤芏鄸|西,我自然會覺得這個是好的,那個是不好的。這個是優雅的,那個是粗俗的。上海已經進入了我的審美,我的價值觀。我既深深地受惠于它,那不可以忘恩負義,假裝和它拉開距離,說:你是你,我是我?!?/p>

遲子建就說過:“上海是個國際大都市。在海外,外國人提起中國的城市,第一是北京,其次就是上海了。而我個人更偏愛上海,一條滄桑的黃浦江,讓上海顯得風情萬種——沒有風情的城市是不可愛的。潘向黎生活在上海,她像一株含著露珠的青草,淡淡的,閑閑的,有一種清爽的妖嬈,一如她的作品?!?/p>

責任編輯: 夢月
  • 經典章節
  • 作者介紹
  • 主要內容

白水青菜:上海愛情故事 沒有一個是容易的

今年9月,作家潘向黎的小說精選集《白水青菜》由上海文藝出版社推出。它收錄了潘向黎二十余年寫作最具代表性的十四篇小說,多為講述當代都市愛情的故事,包括獲得魯迅文學獎的《白水青菜》、登上中國小說排行榜的《我愛小丸子》《奇跡乘著雪橇來》《永遠的謝秋娘》等,最早的一篇寫于1995年。

11月15日,潘向黎與學者梁永安、翻譯家施小煒、評論家李偉長做客上海朵云書院旗艦店,暢談作品內外的愛情。李偉長說,他在這本書里看到一個很珍貴的詞,那個詞叫“時間”。在二十多年后,《白水青菜》《奇跡乘著雪橇來》這些篇目依然那么動人。

潘向黎感慨,時間給人最珍貴的禮物有兩件,一件是年輕時不曾擁有的智慧,一件是在歲月中沉淀下來的真情暖意?!拔业暮门笥旬咃w宇曾被問到這么一個問題——會不會擔心自己老了。他回答說,如果我一直20歲、30歲,那么40歲、50歲的作品由誰來寫。作為寫小說的人,我百分之百贊同他這句話。確實如此,如果一直年輕,我們將不會擁有與時光相配的智慧?!?/p>

活動現場

真愛至上,何以悲觀

在《白水青菜》里,讀者可以看到各種各樣的愛情故事。有的一方有家庭,一方沒有;有的女方比男方大很多;有的男方比女方大很多……故事幾乎涵蓋了所有可能,但沒有一份愛情是容易的。

“愛是形形色色的。其實我們有時候分不清戀和愛,戀讓人高興、喜歡,但達到愛是很不容易的。在現代生活里,愛是個體唯一可以實現的最大自由?!痹诹河腊部磥?,愛的難度在今天也空前加大,“這個時代恰不能讓人百分百地投入,總是遮遮掩掩的,就怕不成功,就怕不確定,很多感情都是打折的。很多人在談戀愛的開始就準備好了分手,我們的分手能力比相愛能力強得多?!?/p>

他強烈感到現代社會的愛情過分重視“存量”——你有什么學位、你有什么收入、你有什么背景,但其實愛情本應在“增量”里,由兩個人互相地共同地創造出來,“何況世界是多變的,靠存量去互相評價非常不靠譜?!?/p>

潘向黎直言自己對愛情也非常悲觀,因為這個時代留給每個人可以自由選擇的余地不夠大。與此同時,各種技術派“戀愛大師”咋咋呼呼?!拔蚁?,愛情既不是人生到一定年齡、一定階段天經地義會發生的事,也不是技術活,經過指導和勤學苦練就可以確保順利。在日常生活和寫小說中,我最大的發現是愛情需要運氣。不管你承認還是不承認,有的人很幸福,純粹是運氣好?!?/p>

她說,寫小說的過程也可以說是自我教育的過程,她不停地把自己看到的想到的用一個個故事固化下來,她想告訴她和她的同類,完美的愛情恐怕是沒有的,即使有,也不像看上去那么簡單。

“我的小說反反復復講述了人們對理想愛情的無限向往。這個向往我是很死心眼的,而且筆下所有人物都非常死心眼,百折不撓,一心朝向理想無限靠近。所以,我是一個愛情至上主義者,但是對現實的愛情我是悲觀的?!?/p>

寫作就像樹長新葉,安靜又從容

在2007年,潘向黎就出過一本《白水青菜》,那是她自己滿意的第一本小說集。此番新出小說精選集,她決定還是用《白水青菜》這個書名,“因為我的小說精選集,似乎沒有比它更合適的書名。當然,這兩本同名集子的內容是不同的,目前的這一本,其中有六個短篇、兩個中篇是前一本《白水青菜》沒有的,就篇幅而言,兩本‘同’的是三分之一,‘不同’的是三分之二?!?/p>

為了保留個人寫作歷史的真實痕跡,她還將過去做過小說集名的小說都選了進來。所以翻開這本《白水青菜》,有心的讀者也可以回望潘向黎二十余年的成長與變化。

“回頭一看,我心里有些慚愧:寫得太少了。我太任性了。 ”潘向黎說,她常是想寫的時候就寫,不想寫的時候就不寫,“我覺得我的寫作就像樹上長出樹葉,到該長出葉子的時候,一片片長出來。但‘出來混總是要還的’,我的產量比較著名,穩產,低產?!?/p>

但施小煒覺得潘向黎這種寫作方式“非常有趣”,因為那是自發的,自然的。他還想起村上春樹的“車間流水線式寫作”:一開始寫作的時候,寫不出來,規定自己每天面壁,把電腦放在墻邊,每天花四個小時寫作,有要寫,沒有也要寫;成名后則“晚九朝五”——晚上9點睡覺,早上5點起床,起床后先做一杯咖啡,然后開始面壁寫作,寫四五個小時,中間烤一片面包吃。寫完以后去跑步,回來了做做飯。到晚上,他很早地吃晚飯,喝一杯紅酒,像農民一樣早睡早起。

“看潘向黎的這部小說精選集,我能明顯看出她的內心世界不斷地放大,對這個世界越來越從容。她看人不是一驚一乍的,而是把內心深處的東西放在一個安靜、從容的語境里,非常有冷暖甘苦地表達出來?!绷河腊舱f,現在的年輕人應該好好讀這樣的書,看看自己對生活的感覺和書里有何差異。

此次《白水青菜》的封面選用了上海著名畫家陳鈞德先生的一幅街景畫,這也是潘向黎第一次在書封中強調“上海元素”。

上海不是元素,而是底色

在分享會上,潘向黎還透露此次《白水青菜》的封面選用了上海著名畫家陳鈞德先生的一幅街景畫,這也是她第一次在書封中強調“上海元素”。

過去她總覺得故事背景越國際化越好,她要寫全世界共通的人性與故事,不強調它們發生在北上廣還是倫敦、東京、紐約。在書籍裝幀之外的采訪及分享中,她也從不強調上海對她的影響。反倒是她的讀者經常說“你寫上海挺好的”。第一次聽到這話潘向黎還很驚訝,她腦海中飛速閃過一個念頭——“我寫上海了嗎?我寫了很多年輕白領的情感、心靈、遭遇,我寫上海了嗎?”

“仔細一想,我確實寫上海了。故事里的價值觀,故事里的人物性格,都和其他地方的很不一樣。比如,我小說里的女性都比較有地位,和男性平起平坐,很少為了男性的寵愛撒潑打滾,呼天搶地。再比如,小說里的她們都很講分寸,很是矜持,對我最大的考驗在于要讓想象力穿透她們表面的云淡風輕?!?/p>

在編文藝社這版《白水青菜》時,潘向黎更意識到上海于她而言已經不是一個元素,而是創作乃至人生的一個底色?!皩τ诤芏鄸|西,我自然會覺得這個是好的,那個是不好的。這個是優雅的,那個是粗俗的。上海已經進入了我的審美,我的價值觀。我既深深地受惠于它,那不可以忘恩負義,假裝和它拉開距離,說:你是你,我是我?!?/p>

遲子建就說過:“上海是個國際大都市。在海外,外國人提起中國的城市,第一是北京,其次就是上海了。而我個人更偏愛上海,一條滄桑的黃浦江,讓上海顯得風情萬種——沒有風情的城市是不可愛的。潘向黎生活在上海,她像一株含著露珠的青草,淡淡的,閑閑的,有一種清爽的妖嬈,一如她的作品?!?/p>

金博棋牌v1.1.0官方版 今天玩冰球突破输了2万 六合彩开奖日期 (★^O^★)MG超级888游戏规则 (★^O^★)MG大草原现金如何爆大奖 公式规律区 (★^O^★)MG龙的财富巨额大奖视频 安徽快3爱彩乐 58彩票平台澳门五分彩 (★^O^★)MG幸运盖尔爆分打法 (★^O^★)MG糖果大陆彩金 江苏快三推荐豹子号 线下彩票代购 (*^▽^*)MG疯狂维京海盗援彩金 (*^▽^*)MG牛仔和外星人_破解版下载 江西快3今天开奖结果走势图 (★^O^★)MG法老王的秘密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