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凱風專區>海外之聲
連載三:新聞理念相悖 但“這不過就是份糊口的工作”
作者:Oscar Schwartz 桑梓 王研 王亦烊(編譯) · 2020-11-17 來源:中國反邪教網

總標題:原雇員揭秘光怪陸離的“法輪功”媒體世界

核心提示:2020年10月23日,美國網絡雜志The Atavist Magazine第108期發表作者奧斯卡·施瓦茨(Oscar Schwartz)長篇通訊文章《奇幻人生——布魯克林有志詩人如何成為“法輪功”右翼媒體的工具》(Stranger Than Fiction--How an Aspiring Poet in Brooklyn Became a Tool in a Right-wing Propaganda Blitz Linked to Falun Gong),通過原《大紀元時報》新媒體寫手史蒂文·柯萊特的視角,展現出一個光怪陸離的“法輪功”媒體內部情形:除了對信息控制、對編輯人員的剝削和精神禁錮、對政治特別是右冀政治的熱衷和支持外,“法輪功”還深度利用其媒體介入美國黨爭,介入美國大選。全文兩萬余字,為便于閱讀,中國反邪教網將其分成六個部分進行連載,每部分標題為譯者所加。此為第三部分,《新聞理念相悖,但“這不過就是份糊口的工作”》。

(一)我的面試歷程:大紀元成為支持特朗普的擴音器(點擊進入)

 ?。ǘ?a target="_self">周點擊率達10萬次 每月將得到2500美元報酬(點擊進入)

原文配圖

1992年,在一片氣功熱的背景下,李洪志創建了“法輪功”。

和其他氣功大師一樣,李洪志在“自我神話”方面頗有天賦。他自詡為神童,與釋迦摩尼佛同天生日,并接受了東北佛學和道教大師親自傳功。這個故事說他在青少年時期具有超凡神力,徹悟宇宙真理,洞察人生。成年后,他將這些編成了“法輪功”?!胺ㄝ喒Α焙唵蔚木毩暫芸毂慊鹆似饋?,并迅速擁有了一批信徒。

與其他氣功教員不同的是,李洪志主張某些神學思想和道德教條,他認為這是修煉所需。除了練習和冥想,“法輪功”要求每位學員的個人行為,都要遵循他制定的三條道德準則:真、善、忍。他還宣稱,歷史就是道德敗壞和天啟救贖不停地輪回。李洪志認為,從通俗文化和寬松的社會習俗可以看出,現代社會正處于退化階段。他進行各種冗長又離題的演講,嘲罵藥物的運用,反對同性戀、異族通婚和性自由,并稱“在足球場上暴露的是魔鬼本性”。他聲稱,他的職責就是讓更多的人,通過“法輪功”意識到他們的愚蠢行為,以求得在輪回來臨之際,能夠獲得救贖——李洪志一直宣稱,輪回即將到來,他稱之為“正法”。

1996年7月,中國有關宣傳部門禁發李洪志的文章,包括“法輪功”的主要書籍《轉法輪》。許多媒體發文指責李洪志是一名散播迷信和偽科學的騙子。而遠在紐約的李洪志,則通過網頁和郵箱,與北京的弟子保持聯系,鼓勵他們“和平地”抗議中國政府對“法輪功”的取締。在接下來的幾年里,“法輪功”黨羽在全國各地開展了多達300多場抗議示威活動。

就此,中國官方媒體發起了大規模的輿論戰,譴責“法輪功”是危害社會的邪教組織。李洪志否認這樣的定性。在一次新聞發布會上,他說:“我們并沒有參與政治?!?/p>

從此,李洪志開始消失在公眾的視野里。后得知,“法輪功”組織在紐約州鹿苑鎮的山上,購置了427英畝的土地,建造了一座安保規格極高的華麗大院,稱之為“龍泉寺”。那里除了是李洪志的老巢以外,也是“法輪功”的精神基地。院內有座大廟宇,如今已經成為一首私立學院。多年以來,附近的居民對大院的發展擴張一直很擔憂。與此同時,在前“法輪功”學員的揭露之下,關于內部存在“虐待”和“類邪教行為”的指責不脛而走。

此時,為“法輪功”“正名”的重任便落在了北美“法輪功”學員的身上。他們多數是中產知識分子,許多是中國移民,其中包括流亡海外的佐治亞理工學院理論物理學博士唐忠(John Tang)系。2000年,唐忠創辦了一個小報社,稱《大紀元時報》——該命名或許是參照了李洪志一貫聲稱的“千年之交將迎來一個新紀元”。

起初,該報均由華人和非華人志愿者撰寫、編輯和刊發。這些志愿者都是李洪志的弟子,除了少數幾人,大多數人并沒有任何媒體工作經驗?!洞蠹o元時報》幾乎就是靠著那些富有的“法輪功”學員的捐款才創辦起來的,旨在針對中國政府的宣傳,發出另一種聲音。2000年5月,初版用中文發行;同年,網媒開通。

參與媒體宣傳迅速成為“法輪功”學員的一種精神指向。為《大紀元時報》投稿或是編輯稿件,成了“正法”的延伸,似有拯救蒼生的宇宙使命。李洪志本人也明確指出,個人修煉也包括“弘法”,大致意思就是向更多的人“澄清事實”。但該報卻不能如實報道事實。

很顯然,《大紀元時報》與“法輪功”的利益是一致的,但是骨干分子卻在外奔波,試圖將這種關聯降到最低?!拔覀儾粚儆凇ㄝ喒ΑM織,既不為‘法輪功’說話,也不代表‘法輪功’?!?007年,該報的發行人,同時也是李洪志多年的弟子斯蒂芬·格雷戈里,在接受美聯社采訪時說。然而,在網絡媒體上,李洪志卻一直在強調他口中的“我們的媒體”的精神作用,可見他和該報的關系一直都是曖昧不清。2009年,他在《大紀元時報》紐約編輯部致辭,祝賀全體員工在提高人們對“法輪功”運動的認識和世界觀方面取得了勝利。他說,他們對“正法產生了巨大的影響”。

該報的員工極少在公眾場合談及與“法輪功”的關系。有幾個在職和離職的員工,拒絕了我的采訪。有的表示,他們不信任主流媒體;同意接受采訪的人中,包括在《大紀元時報》的前記者柯萊特身邊工作的人,則要求匿名。

在“法輪功”的“正見網”上,我在一名自稱是“美國紐約弟子”一篇關于在《大紀元時報》的工作感言中,尋得一絲線索。這位自稱是2012年入職的匿名者說,他每天凌晨3點起床,在曼哈頓的大街小巷散發5000份報紙,而他的經理就背著成捆的報紙跟在他身邊。他們剛開始是徒步后來是騎自行車。甚至是在寒冬臘月,不管是刮風還是下雨,他心里都是充滿喜悅的,因為他覺得這是一項光榮的任務。

他很快就得到了晉升:先是被調到銷售部,后是編輯部,再后來到是數字營銷訂閱的宣傳工作。他承認,他也曾困惑過,希望能在工作中得到更多的認同,并且質疑他的上司。但這種想法很快就消失了?!拔乙庾R到隨著報社在美國和其他國家的發展,未來幾年里,我們的工作量將是巨大的,”他說?!叭欢?,我覺得師父一直在為我們引航,指引著我本人和整個媒體發展的每一步。只要我不拖后腿,就沒有什么事情是我們做不到的?!?/p>

據稱,在柯萊特任職期間,該報還是一個帶著絕對偏見卻對外宣傳是客觀報道的媒體。這些偏見表現在對某些話題的避諱上。比如,“傳統與真理”的信條要求記者不能報道現代音樂或藝術,只能是傳統的、經典的。有關性少數群體(LGBTQ)的報道也是不允許的。據稱,格雷戈里曾對他的新媒體團隊說,這是一個具有爭議的話題,與報紙提倡的老少咸宜的理念相悖。

除了聽詹娜開玩笑說她像是在為一個奇怪的邪教工作以外,柯萊特對“法輪功”和自己的工作并沒有過多的思考。他的目標并非是去領會“法輪功”的信念,就像他自己所說的,這與他本人的信念相悖。他想的只是如何達到每周10萬的點擊率。

通過使用一些擦邊球技巧,柯萊特還是達到了這個目標。在大學時,他曾經閱讀過后現代主義的一些理論,發明這些理論的思想家堅持認為,語言應當與意義區分開來,因為語言具有多種解讀的可能性,任何作者或讀者都不能將其窮盡??氯R特在與我交談時多次提到法國哲學家雅克·德里達??氯R特將自己想象成一個后現代主義的信息工人:他是生產了“內容”,不過這些內容的意義和重要性都與他無關。這不過就是份糊口的工作,干這個他可是越來越在行了。

柯萊特很喜歡比利時文學理論家保羅·德曼(Paul de Man),他曾在美國耶魯大學文學系任教。保羅·德曼具有爭議性卻頗具影響力的論點指出,文字本身就是無人能解的悖論,而語言總是伴隨著矛盾。讀者的任務就是突破各種解說的干擾,堅定立場,做出自己的判斷。在保羅·德曼死后的幾年后,人們發現二戰期間,他曾為多個納粹報社撰寫了200多篇稿件。在這些發表的文章當中,許多是反猶太主義的。他的助手不得不在他死后處理這些遺留問題。有人詆毀他,有人試圖為他正名。據說,在二戰期間,保羅·德曼曾將一猶太人朋友庇護在自己的公寓里。德里達進一步力證,若細讀研究,會發現保羅·德曼實際上是反對反猶太主義的。

后來人們發現,對保羅·德曼的批判,實則都是誤解。人們爭論說,保羅·德曼采用的是虛無主義的批評形式。有位作者稱他是“虛無主義的行家里手”——在柯萊特在《大紀元時報》工作期間,也是將這種形式應用得爐火純青。

然而,也有讓柯萊特惱火的時候。2016年6月12日,一男子在美國佛羅里達州奧蘭多的一家名叫“脈搏”(Pulse)的夜店持槍行兇,共造成49人死亡,53人受傷。此次事件發生在周末。但是,當柯萊特周一一早去上班時卻發現,《大紀元時報》有關槍擊案的所有報道,均沒有提到“脈搏”是一家同志酒吧。他冥思苦想如何才能說服編輯,既能如實報道,又能夠巧妙地避開報社對于性少數群體含糊不清的禁令。

有段時間,他和一個名叫亨利·貝文頓(Henry Bevington)的編輯一起工作。他是一個爽朗的澳大利亞人,留著纖細的黑胡子,穿著佩斯利花紋襯衣。他每天早上都給柯萊特帶來茶飲,裝在一個紅色的茶壺里。很明顯,他比其他員工對“法輪功”更加忠心。有一次,他在參加完一場示威活動后,直接穿著印有標語的黃色T恤來上班??氯R特意識到,亨利·貝文頓可能已堅定了這種決定該報內容導向的價值觀。

當時特朗普還在爭取共和黨的提名,柯萊特編造了一個故事,將重點轉移到特朗普在槍擊案之后的一次演講上(指2016年6月12日發生的奧蘭多同性戀夜店槍擊案,共造成包括槍手在內至少50人死亡,53人受傷。槍手在襲擊前宣稱自己響應IS的伊斯蘭圣戰號召。IS后發表聲明,宣稱對此事負責)??氯R特寫道,特朗普稱,他將與性少數群體團結一致,以此與其他共和黨派決裂??氯R特心想,因為特朗普在其他事件上是保守的,這招沒準管用。再說,柯萊特寫的特朗普故事一般都有很高的點擊率,其中還包括一篇報道一家墨西哥餐廳營業額忽漲三倍的故事,原因是這家店的老板在特朗普一次拉票演講中,被邀請與特朗普同臺。結果,這篇稿子直接被斃掉了。

通常,他會跟詹娜抱怨兩句,然后繼續工作。但是,讓他痛苦的是他們對性少數群體的攻擊以及報社里對該群體的不認同。他將一篇來自左翼博客的文章分別發給法克特和貝文頓,該文指出共和黨派在回應槍擊事件時,是如何抹去這些受害者的同性戀身份的。他記得,貝文頓走到他的辦公桌前,笑著說,他不理解文章的意思?!坝腥瞬幌嘈胚@些,” 貝文頓似乎是指同性戀的性取向?!澳悴荒芤驗閯e人什么也沒說,就挑毛病?!?/p>

柯萊特禮貌性地告辭,走進洗手間,用冷水拍打自己的臉。他回到辦公桌前,重新坐了下來,然后重新著手編寫有關奧蘭多槍擊事件的報道,這一次再不能出現“男同性戀”這樣的字眼。修改后的文章重點指出,在慘劇發生后,奧巴馬的發言中并沒有用到“伊斯蘭激進分子”這類的詞匯。

柯萊特發現這些一詞多解又充滿矛盾的詞匯在文中是非常有意思的。這對他的研究和寫作都大有裨益。雖然,這看起來像是他正運用這樣的思想,使現實中的事件看起來更加多變和具有爭議?;剡^頭看,似乎早有預兆。(未完待續)

分享到:
責任編輯:徐虎

好書推薦

金博棋牌v1.1.0官方版 185317490769366743626818492022984945411397526657924877592497141776067615532452625864462916757246123 (function(){ var bp = 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var curProtocol = window.location.protocol.split(':')[0]; if (curProtocol === 'https') { bp.src = 'https://zz.bdstatic.com/linksubmit/push.js'; } else { bp.src = 'http://push.zhanzhang.baidu.com/push.js'; } var s = 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script")[0]; s.parentNode.insertBefore(bp, 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