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凱風專區>評論
勾結班農、斥資數百萬美元替特朗普打廣告…這家“媒體”被罵慘了!
作者:水煮白菜 · 2020-11-19 來源:中國反邪教網

10月24日,美國《紐約時報》刊登了一篇由該報記者凱文·羅斯(Kevin Roose)耗時8個月調查撰寫的文章——《大紀元時報如何成為炮制巨大影響力的機器》(How The Epoch Times Created a Giant Influence Machine)。



文章聚焦《大紀元時報》的“發家史”,指出自創立以來,《大紀元時報》很長一段時間都只是一份在紐約街頭免費發放的不入流小報,讀者寥寥無幾。然而2016年之后,該報采取了一系列道德淪喪的“策略”,通過虛構假新聞、跪舔抱大腿等方式,將自己打造成一個反華挺特(特朗普)的輿論陣地,由此一躍成為美國具有一定影響力的數字出版商之一。

報道中,《紐約時報》記者通過大量調查和采訪,揭示了《大紀元時報》已徹底淪為一份反華反共、支持特朗普的極右冀黨派報紙的事實,并指出其行為已招致大量美國民眾的不滿,甚至連一些原來信奉“法輪功”教義的信徒兼《大紀元時報》編輯人員,也對其唾棄不已。

《大紀元時報》究竟干了什么事,竟讓包括《紐約時報》在內的海外媒體和民眾如此憎惡?


披著“媒體”外衣的邪惡組織


要想說清楚這事兒,咱還得先捋一捋《大紀元時報》的創建背景。

1999年7月,中國政府依法取締邪教組織“法輪功”后,逃亡海外的頭目李洪志及其邪教組織徹底撕下偽善的面具,淪為西方反華勢力的“急先鋒”,對中國極盡造謠、抹黑之能事。


公安機關通緝犯罪嫌疑人李洪志


為了擴大聲勢換得一席生存之地,2000年,李洪志召集一批信眾,在美國創辦了《大紀元時報》。

盡管美其名曰“媒體”“報紙”,但《大紀元時報》自始至終走的還是“法輪功”的老路子——造謠謾罵、攻擊中國政府。比如,無邪君曾批駁過無數次的“活摘器官”謠言,就是《大紀元時報》等一手捏造炮制的。


▲“法輪功”喉舌《大紀元時報》炮制的活摘謠言頻遭打臉


剛開始,《大紀元時報》每份賣1美元,但壓根沒人愿意看。

為了提升訂閱量,報紙改為免費派送,每天都安排大量的人到街頭、社區派發。他們甚至還擅自往別人家的郵箱和家門口扔報紙,且一扔就是好幾份,為此引起了大量投訴。有人直言不諱地稱這份報紙唯一的作用就是“給清潔工增加工作量”。


▲社交媒體上,有網友拍下了擅自投在鄰居家門口的《大紀元時報》


可笑的是,《大紀元時報》對此不以為恥,反以為榮。

2013年之前,他們就自稱“周發行量達到140萬份”“受到世界各地讀者們的喜愛與支持”,儼然自己是一份影響力巨大的主流媒體模樣。

雖然槽點滿滿,但由此我們也能看出《大紀元時報》對“提升”自身影響力的野心之大,內心之焦灼了。


極力攀附美國政府高層換取生存空間


一心想“搞大事”的《大紀元時報》及其幕后操縱者“法輪功”,為了在國外站穩腳跟,曾長期試圖攀附美國政府高層。

可由于《大紀元時報》實在上不了臺面,因此無論是克林頓、小布什,還是奧巴馬,均對其不溫不火。

2016年,隨著特朗普獲得共和黨提名并競選總統成功,《大紀元時報》再度撲了上去。這家自我標榜“不受任何政府、公司或政黨影響”的所謂媒體,徹底倒向共和黨,開始對特朗普各種吹捧。

美國新銳資訊網站Buzzfeed的一名記者在網上發帖稱,被《大紀元時報》這種行徑給惡心壞了。他曾瀏覽過《大紀元時報》及其網站,發現上面竟找不到任何有關特朗普所涉及的負面新聞的報道,充斥的全是各種贊美和吹捧之詞。


▲美國主流大報《華盛頓郵報》撰文批判《大紀元時報》,曝光其“記者”根本不是真正的記者。


建立“水軍”

臉譜網上興風作浪


除了極力攀附特朗普之外,《大紀元時報》還盯上了美國主流社交平臺——臉譜網。

《紐約時報》曾獲取到《大紀元時報》的內部郵件。在這份2017年4月發給其工作人員的郵件中,《大紀元時報》高層稱希望利用臉譜網,將其轉變為“世界上最大、最權威的媒體”。



為實現這一“宏大目標”,《大紀元時報》做了很多“努力”。

一方面,指派記者每天利用各種花邊新聞、娛樂信息處心積慮炮制“爆款”文章,吸引讀者眼球。

另一方面,創建幾十個臉譜專頁,轉載一些熱搜視頻和新聞作為病毒式點擊誘餌。用戶一旦點擊進去,就會被帶回《大紀元時報》具有偏向性的文章,為他們貢獻一個又一個虛假的流量。



上述行徑,為《大紀元時報》及其分支機構帶來了可觀的流量,但這遠遠無法滿足其野心。

隨后,大紀元傳媒集團又通過一家名為“真相傳媒”(Truth Media)的數字媒體,利用人工智能生成“換臉”賬戶頭像,建立虛假賬戶。這些虛假賬戶冒充美國公民,分享各類陰謀論,在網上割了一波又一波的韭菜。

▲打臉時刻:2020年8月6日,臉譜網宣布封殺與大紀元媒體集團相關聯的數百個賬戶、專頁、群組和照片墻賬戶,關注粉絲超過200萬。


“影響力”上去了,大紀元又開始貼靠特朗普為其宣傳造勢。

他們除利用這些虛假賬戶在網上煽風點火、引導輿論外,還不惜在臉譜網上投放數百萬美元宣傳、美化特朗普,并極力抹黑丑化中國,以此來討好美現任政府。

據美國全國廣播公司2019年8月報道,《大紀元時報》已成為臉譜網上投放支持特朗普廣告的最大買家之一,僅次于特朗普競選陣營本身。


美國全國廣播公司發文揭露《大紀元時報》在短短6個月里投入150 余萬美元,在臉譜網上替特朗普打了1.1萬次廣告。


在因違反臉譜網公開透明規則被禁止投放廣告后,《大紀元時報》又將大部分業務轉移到油管(YouTube)。根據谷歌的政治廣告公共數據庫統計,自2018年5月以來,它在油管網上的廣告支出已超過180萬美元。

不過,《大紀元時報》種種倒行逆施的行為,不僅讓大部分清醒的海內外民眾唾棄,西方主流媒體也十分看不上。

《紐約時報》在報道中直言:“擁抱特朗普和臉譜網,讓《大紀元時報》成為黨派大玩家的同時,也讓它成為了一臺在全球散布虛假信息的機器,不斷向主流社會推送極端言論?!?/strong>


與魔共舞

勾結班農抹黑中國


值得一提的是,《大紀元時報》的極右冀政治傾向和財大氣粗的行為,引起了原美國白宮戰略顧問斯蒂芬·班農的注意,他也打起了利用《大紀元時報》的主意。

而急于攀關系、拉盟友的《大紀元時報》立馬接下了班農拋下的橄欖枝。兩者開始狼狽為奸,有了一系列的勾連。

班農是“美國優先”民粹主義者的代表,在中美關系上,一直是“中國威脅論”的鼓吹者。

今年4月中下旬,班農不顧世衛組織和多國專家學者的專業評判,在電視節目中對中國的疫情應對大加歪曲,不斷鼓吹中國對疫情負有責任的論調,并妄言:“世界要對中國進行審判,中國需要賠償數萬億美元?!?/p>



班農的這種理念,與《大紀元時報》及其幕后大boss“法輪功”的反共觀念非常契合。在《大紀元時報》網站上,與班農相關的報道一搜就是近千篇。這些報道在詆毀中國的同時,對班農也是極盡夸贊美化之能事。

而班農在擔任白宮戰略顧問期間以及被特朗普開除之后,也曾多次接受《大紀元時報》的采訪。2019年,他甚至還與“法輪功”的電視臺合拍丑化中國的電影,并公開揚言影片就是在影射華為公司。



此外,《大紀元時報》、新唐人等“法輪功”媒體,還自覺成為班農的“錢袋子”。在采訪中,班農曾得意洋洋地說:“我給他們一個(金錢)數字,然后他們回復說,‘這個不成問題?!?/strong>



當然,利用完《大紀元時報》,班農也給它畫了一張大餅。在今年7月的一次采訪中,他宣稱:“它將在兩年內成為最大的保守派新聞網站?!?/p>

不過,就在一個月后,班農就因欺詐罪名被捕了。



借新冠疫情污名化中國,頻遭打臉


盡管親密盟友被捕,身體力行地上演了一出“鐵窗淚”,但“法輪功”邪教組織利用新冠疫情給中國扣黑鍋的各種騷操作卻一以貫之,從未停止。

疫情伊始,《大紀元時報》就拋出一個毫無根據的論調,聲稱新冠病毒是從中國實驗室泄露出來的,并公然將“新冠病毒”稱為“武漢肺炎”“中國病毒”。


這種吃人血饅頭的行為,瞬間引發無數人憤慨。之后為了圓這個彌天大謊,《大紀元時報》上躥下跳,上演了一出出鬧劇。

從詆毀“火神山醫院是豆腐渣工程”,到造謠“武漢焚燒尸體”;從假冒醫生夸大國內疫情,到抹黑鐘南山院士……總之,只有咱想不到的,沒有他們編不出來的。

不過,這些胡編亂造的謠言雖然一時賺取了眼球,但假的終究是假的。各國主流媒體和網友識破后,紛紛下場手撕謠言和造謠的《大紀元時報》。



4月19日,英國著名紀錄片制片人、自由記者丹尼爾·沃爾夫在“文章網”發表深度評論文章《特朗普VS中國》(Trump versus China),指出《大紀元時報》針對中國產生的一系列陰謀論,“都是未經證實的,難以服眾,是一些人的癲狂之語”。



5月11日,加拿大媒體刊登了一封讀者來信。讀者羅伯特在信中表示,《大紀元時報》利用新冠肺炎疫情散布謠言,印刷這種報紙還不如生產廁紙。


▲加拿大媒體刊登的原文報道,標題為:《大紀元時報》正在宣揚陰謀論


5月15日,美國作家杰·塞茲摩爾撰文指出,《大紀元時報》竭盡全力把自己描繪成一家新聞機構,但看看它是怎么報道新冠肺炎的,就知道其真假了。



5月21日,美國廣播公司新聞發表一則題為《未經允許自行投送的<大紀元時報>刊登了關于新冠肺炎的怪誕報道》的文章,對《大紀元時報》所捏造的謠言一一批駁,并表示“這種不負責任的造謠行為,顯得既無知又可笑”。



7月4日,美國知名視頻博主賽勒斯通過自己在油管上的頻道發布視頻,稱“世界上最安全的地方肯定是今天的中國”,并稱“如果你真的想了解今日之中國,《大紀元時報》不是一個可信的來源”。



各種相關的打臉報道實在太多,無邪君就不一一贅述了。只能說,“法輪功”及其媒體《大紀元時報》的各種造謠行為,不過是讓海內外民眾再次見識到它“逢中必反”“逢事必鬧”的丑陋嘴臉罷了。

造謠、抹黑或許能一時吸引觀眾的眼球,卻不能一世蒙蔽人們的雙眼?!胺ㄝ喒Α狈N種拿不上臺面的下作行徑,終將會成為敲響其喪鐘的鐘錘……

分享到:
責任編輯:力楓
金博棋牌v1.1.0官方版 星空棋牌舟山手机版 福建省体彩22选5开奖今天 十一运夺金前三直预测 欢乐真人麻将赢话费 乐趣江苏麻将官网 炸金花开牌规则 广东26选5最新开奖结果 贵州十一选五走势图 快船vs公牛 福建八闽麻将 天天乐游戏中心金币 福利彩票3d今天图纸 124期平三连肖 甘肃快3号码分布图 熊猫麻将房卡 亲朋棋牌游戏充值中心